1. <code id="jjeq8"></code>

      <output id="jjeq8"><ruby id="jjeq8"><div id="jjeq8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meter id="jjeq8"><strong id="jjeq8"></strong></meter>
    2. <big id="jjeq8"><menuitem id="jjeq8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3. <output id="jjeq8"></output>
    4. <big id="jjeq8"></big>
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rp id="jjeq8"></rp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label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track id="jjeq8"></track></sup></label>
          1. 上古神紀之不老泉  小說作者:安小叨
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  1/1

            第十六章 盟主

               眼見那十六人已喝得酩酊大醉,三人心中各生歡喜,眼望著他們,只見他們一個個倒下,秦通心忖此刻已是時機成熟之時,便進去廚房搬起兩壇酒,一壇分給秦禾,并朝他點頭,大步朝船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見此,一把奪過秦禾手里的酒,小聲說道:“我來吧!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不懂江心之意,舉手便來奪,卻在江心三下五下回避之中,沒能將酒壇搶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愿拿就拿著吧,我不跟你搶了。”幾個回合下來,秦禾終于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嘿嘿笑兩聲,“這有什么呀!就算是通叔吩咐了,也是可以換我來執行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知道你在說什么,通叔在催了。”秦禾看見站在船邊的秦通,見他轉頭來看,便一把奪過酒壇,跑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!喂!”江心還沒反應過來,酒壇已被搶走,而秦禾人已到秦通身畔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急忙跑到二人身后,“怎么的,你們不上去嗎?”

              秦通轉頭恨了江心一眼,將酒壇摔在地上,哐當一聲,酒壇碎成小塊,酒花四濺,很快鉆入地里。

              秦禾舉起酒壇,想要摔下,卻被秦通攔住,秦禾慢慢收回舉著酒壇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“留著吧!倘若船上有人可以借此脫險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是您的為何要摔掉呢?”江心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是高興,又有點憤恨,我真想一刀一刀宰了那幫邪教之人。”秦通咬牙切齒,一字字吐將出來,生硬且藏著怒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上去吧!”秦禾站在船邊,一只腳已踏上船沿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將手搭在秦禾的肩膀上,語氣沉重的說:“上船之后,無論看到什么,發生何事,你都要冷靜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點頭,“放心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了好了,別磨嘰了,救人要緊。”江心有點不耐煩,看著秦氏二人弄得如此鄭重,看見他們的表情,無名無故的會生起一肚子火氣。

              三人沿著船沿小心翼翼的走,雖然他們早已知道船上無人,但小心駛得萬年船,小心一點總是沒有錯的。

              走到秦禾與江心會面的船艙門門口,秦禾想起江心的話,連忙小聲叫喚已走得不遠的秦通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聽見秦禾叫聲,轉回來,走到秦禾身畔,問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“族人們就關在這間船房的下面,我們可以通過這里,這樣可以盡快找到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通點著頭,突然說:“江心,你可知道這間房可有地下通道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知,我還剛來,根本對這船不熟啊!”江心說著,攤手示意自己也沒轍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樣吧,我們進去找找,興許能找到地下通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通一說,兩人當下點頭同意,便陸續進入船艙,分頭找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皺著眉頭,從房間這頭尋到那頭,只是毫無收獲,眉頭也越皺越緊。他心想,若是今日毫無收獲,不能如期救出族人們,那么秦禾又當如何呢?他會不會因此崩潰?一切猶未可知,但任何一種可能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秦禾仔細地檢查船艙四周,心中暗急,臉上卻不動聲色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喲!快來,你們快來。”江心突然大叫,語氣急促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和秦禾先后聽見呼喊,分朝江心處望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愣著干什么呀?過來呀!”江心恨恨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依言走近。

              “發現了什么?”秦通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然是船庫入口。”江心洋洋得意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三人短暫沉默,江心拉著船庫入口拉環,問:“開嗎?”眼望秦氏二人,一臉期許。

              “打開吧!”秦通有氣無力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聽言一把拉開船庫庫門,只見一個長方形的入口展現在眾人眼前,三人盯著它,許久未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秦禾臉色蒼白,從他站的位置,可以看到大半個船庫里面的景象,所見景象也讓他吃驚不已,這樣一來,他已知里面定無一人。那么,族人們去哪了呢?

              “進去吧!”秦通招呼二人,江心已先入內。

              “秦禾,進去吧!”秦禾招呼秦禾,見他傻呆呆地站著,似乎在想什么想入神了,他走過去拍拍秦禾的肩膀,“阿禾,進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點頭,望一眼船庫門,身體輕微發抖,很是緊張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阿禾。”秦通有些奇怪秦禾的模樣,見他臉色不對,又問道:“你還好吧?每一件事,都隱藏著很多不一樣的結果,而我們只需要一個結果,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,你要看開點,不要多想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為什么?他們將族人們送去哪兒了?”秦禾有些歇斯底里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只想你知道一個結果,那就是,我們一定會救出族人們。”秦痛抱住秦禾,在他耳邊輕聲說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聽見說話聲,又未見秦氏二人進來,心中已暗自氣憤,于是便大叫一聲,“喂!你們不用下來了,這庫里沒人,連只老鼠都沒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通放開秦禾,朝庫門里喊,“我們知道了,你快出來吧!”

              半晌,江心才從船庫里爬出來,見秦氏二人臉色都不對勁,便問道:“我進去那么久,你們也不進來,是不是早知道那庫里沒人?”

              “自然不是,是秦禾看到了。”秦通略微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看向秦禾,見他臉色不對,蒼白如白灰,頭低著,目光呆滯的看著船板,他見他這樣,已知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“喂,小子,你心情不好啊?我給你說個故事吧?”江心邊走近秦禾邊說:“你倒是說句話呀,行還是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別吵他了,讓他一個人靜一靜。”秦通說完,走出船艙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的話,讓江心有些委屈,“秦禾,你想不想聽我說故事?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輕微地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想?那可由不得你。”江心自顧自說了起來,“從前,有一個放鴨的小女孩......算了,我不講了,你都沒有反應,講來講去也沒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皺皺眉頭,抬頭望了江心一眼,轉身朝船艙門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等等。”江心追了過去,與秦禾先后走出船艙,之后一眼見到負手而立的秦通,眼見他遠眺天水,卻不知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“通叔。”秦禾試探性的喚道。

              秦通聽見呼喊,慢慢轉回身來,問:“何事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該去哪兒?”秦禾憂心忡忡,皺著眉頭望著秦通。

              “眼下只有繼續探尋族人們的蹤跡,而那些人正是找到族人們的關鍵,我們只要跟著他們,定能找到族人們。秦禾,你要相信,我和你一樣,都擔心族人們的安危,但是你不要忘了我們身負重任,那東西你好好保管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秦禾點頭,“通叔放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什么?你們在說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秦通不理,秦禾看了江心一眼,臉上露出些許愧疚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拉住秦禾,問:“你們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?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。”秦禾望著秦通下船。

              “真沒有?”江心仍是不肯放過秦禾,追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!”秦禾轉身下船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見此,咧嘴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酒館里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十六人此時還趴在桌上熟睡,三人面面相覷。再看那十六個人,醉倒姿勢各有模樣,有的趴在桌子上,有的睡倒在地,有的干脆脫去衣衫,準備下海涼快涼快,卻走到一半就醉趴在地,不能動彈。

              “看來他們要在此地待上一夜了。”江心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看不一定,等他們酒醒了,興許就走了,今晚我們輪流值夜吧!”秦通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,我先守。通叔,江心,你們先睡吧!”秦禾抬起手說,他的心情似乎已較剛才好了些。

              “還是我來守吧!”秦通不放心,“這幾個時辰是最重要的,萬一他們酒醒了要走,你沒發現,那我們又上哪去找他們呢?所以,還是我先守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來,通叔你去睡吧!”

              由此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就是不肯謙讓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終于看不下去了,抬手分別推搡二人,打斷他們說話,“我來守,你們都給我去睡。”

              兩人面面相覷,同時望向江心,同問,“你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。”江心拖長聲音,吐出兩字,不忘恨一眼秦氏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秦氏二人點頭,朝廚房走去,頭也不回,徑自去睡了。

              等秦氏二人睡去,江心提了四只燈盞,在沙地上插上特制的木棍,將燈盞掛在上面,光亮照亮了周圍一大片。

              江心站在夜色里,抬頭望一眼遙遠的黑霧霧的夜空,再將目光移到廚房,他估摸著秦氏二人已睡著,便輕聲咳嗽幾聲。

              咳嗽聲一出,響聲未絕,在燈盞照耀下,離江心最近的桌子上,一個人動了動腦袋,活動幾下,站起身來,四處看看,轉頭便發現了江心。只見他立馬離開桌椅,朝江心走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屬下......”那人還待抱拳聲呼行禮,卻被江心伸出一只手打斷。

              “免了,”江心輕聲說:“別吵醒了他們。你們今天做得很好,那些人你們都安頓好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盟主容稟,我們在安頓他們時出了點小事故,屬下的手下不耐一個女人的吵鬧,抽刀殺死了一個。”那人顫顫巍巍的道完。

              “殺死誰了?”江心皺著眉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個男人,那人想要保護她,所以被屬下的人一刀穿心,倒地氣絕。”

              江心點著頭,“之前那個女人是死是活,完全不用在意,而現在,她的死活倒是很重要,你吩咐下去,不許為難那女人,從今天起,好吃好喝的給我侍候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知盟主這是何意?”那人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要的東西,很可能就在她的兒子手中,而她的兒子眼下最寶貝的就是他的娘親,如果將來他們識破了我,我便可以以那女人的性命,換取寶物,到那時尋到不老泉,你們便都是功臣。”江西娓娓道來,一一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“盟主英明。”那人抱拳行禮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了,你去叫醒他們,快些離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盟主不打算讓他們跟著嗎?這樣的話,也方便屬下及時向您送達訊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另有他計。”江心說:“現在抽出你的刀,刺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......這是為何?盟主此言屬下豈敢遵從,還請盟主收回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不敢遵從,卻敢違背我的命令,是要造反嗎?”聽完那人的話,江心頓時怒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屬下不敢!”那人將頭重重磕在地上,身子不由自主地發顫。

            1/1
            上一章  
             | 回書錄 | 
  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
            小提示:使用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瀏覽章節。
            推薦作品
            花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熱門言情小說、青春小說、臺灣小說、女生小說、校園小說在線閱讀,花雨言情致力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說。
            Copyright 2007-2008 Powered by www.mk7x.com,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服務電話:020-85636686 傳真:020-8563646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業務合作QQ:1023967 購書咨詢QQ:415538485 投稿咨詢QQ: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
            粵ICP備1022242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-20080014
           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516號



            时时彩平台推荐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jjeq8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jeq8"><ruby id="jjeq8"><div id="jjeq8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jjeq8"><strong id="jjeq8"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      2. <big id="jjeq8"><menuitem id="jjeq8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3. <output id="jjeq8"></output>
            4. <big id="jjeq8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rp id="jjeq8"></rp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track id="jjeq8"></track></sup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jjeq8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jeq8"><ruby id="jjeq8"><div id="jjeq8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jjeq8"><strong id="jjeq8"></strong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big id="jjeq8"><menuitem id="jjeq8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3. <output id="jjeq8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4. <big id="jjeq8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rp id="jjeq8"></rp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jjeq8"><sup id="jjeq8"><track id="jjeq8"></track></sup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陕西快乐10分开奖 北京pk10只押冠军技巧 西安按摩店全身按摩 实时股票指数 电子游艺pt平台 新利棋牌游戏平台 山东老11选5开奖结果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QQ群 北京11选5预测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竞彩足球胜平负 双色球电子投注单怎么用 经典拳击比赛